• <tr id="d802a"></tr><nav id="d802a"><address id="d802a"></address></nav>

    <wbr id="d802a"></wbr>
  • <dd id="d802a"><optgroup id="d802a"></optgroup></dd>
    <sub id="d802a"><listing id="d802a"><div id="d802a"></div></listing></sub>
    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录 | 注册 |
    未完成

    大搜车姚军红:数字时代业务转型的底层逻辑

    2020-12-11 18:22 | 作者: 王玄璇,周春林

    在数字时代,运用数据,基于虚拟网络构建新型生产关系,也许是最值得做的事。

    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王玄璇

    编辑丨周春林

    图片来源丨中企图库

    创业20多年以来,姚军红一直有种恐慌,因为创业“往往都在做一些没有先例、没有案例的事情”,“怕自己做错了”。这两年来,姚军红思考了更多关于底层逻辑的事,如果这些逻辑和大家达成共识的理论相符,“出错的概率会少一些。”

    12月6日,在由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主办的2020(第十九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,大搜车创始人、CEO姚军红分享了公司业务拓展背后的逻辑。

    姚军红认为,在数字时代,运用数据,基于虚拟网络构建新型生产关系,也许是最值得做的事。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,无论是信息的聚合,比如今日头条,还是商品的聚合,比如淘宝,本质上都在运用数据,再基于互联网,构建更新型的生产关系,使生产力得到释放。

    在汽车行业,过去车厂、4S店等,生产与销售之间没有利用数据产生连接,生产力没能得到充分释放。数字化和连通体系做得好的一个案例是蔚来汽车,姚军红有一个朋友买了一辆蔚来,然后推荐给身边的人买了7辆蔚来,“这就是顾客的生产力得以被激发。”姚军红说。

    所以,大搜车为汽车厂商、4S店和二手车商搭建SaaS平台,建立从公司到门店、销售和顾客之间的链条,搭建新车、二手车流通的协作网,以及汽车流通和金融之间的协作网,形成产业协作。

    大搜车也曾走过弯路。2012年,大搜车从二手车零售做起,但条件不成熟促使他关店转型,才逐渐切入SaaS、金融领域。2019年,大搜车再次进军二手车零售行业。今年6月,大搜车宣布并购致力于车企数字化的云漾科技,加速大搜车在汽车流通领域的数字化布局。

    以下是姚军红现场演讲实录,有删节:

    我创业有20年,20多年一直恐慌,恐慌什么呢?怕自己做错了,因为我们往往都在做一些没有先例、没有案例的事情,要摸着石头过河。这几年我开始慢慢迷恋上一些理论和底层逻辑的事情,因为我发现如果所做事情的底层逻辑和大家达成共识的理论相符时,我们可能出错的概率会少一些。

    所以我今天讲的主题就直接引用了这个环节的主题,“洞见未来”。

    我们今天所在的是数字化时代,或者叫“信息时代来临的转迁期”。对于创业者来讲,每一次时代的变迁或者说每一次商业的变革期都是遍布创业机会的,当另外一个商业文明稳定之后,可能漫长的几十年、上百年,甚至上千年可能都不再会有创业机会。

    我在过去大概两年时间里都在尝试去理解今天数字文明所处的阶段。到这个阶段,是因为什么发生了变化?这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机会?

    最近我有个总结,即生产要素的迭代是驱动商业文明迭代的源动力。

    我把商业文明中的要素区分为两个——生产力的要素迭代,和支撑生产关系的基础设施,就是协作网络,或者说商业网络基础设施的变化。

    我们可以看到,人类最早期时的产业文明,其实生产力的要素只有一个,就是人。然后协作方式就是亲属在一起、部落的协作方式。

    到了农业文明,生产力的生产要素增加了一个科技,因为种植、养殖技术的发展,使得人类开始聚集,开始迭代,增加了一种协作网络。除了亲属之间可以协作,亲属之外的家庭之间也可以协作,因为他们住在一个城镇里。所以这就形成了第二个基础设施,城镇网络在生产关系这一端产生了第二个生产要素的变化。

    到了工业时代,货币开始独立存在,成为一个生产要素——资本。同样,因为资本的推动,形成了很多企业,企业的主要使命就是跨城镇的交易。在东印度公司、西印度公司那个时代,他们为了打开城与城之间的贸易,甚至拥有军队,形成了以跨区域流通为核心的企业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  到了今天,我们从工业时代跨越到信息时代,生产要素里面产生了什么变化呢?我也做了一个尝试性的总结,我认为在生产力这一端,数据可能是一个新的生产力。而在协作网络这一端,虚拟网络也就是互联网,成为另外一个生产要素的迭代。

    这些要素迭代对于每一个时期的起点和关键发展期有什么作用?什么是真正推动商业发展最快速的力量?我尝试做了一下自己的梳理。

    当我们从工业时代走向数字时代时,我们的生产要素增加了两个,一个是数据,一个是互联网。这两个生产要素如果能都用上,就可能成为推动行业发展中最有力量的角色。

    所以我用了一句话想去阐释总结,数字文明时代运用数据,基于虚拟网络构建新型生产关系,也许就是我们今天最值得做的事。

    我发现在我前面做的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,其实也能用这个逻辑去解释,不论他是做信息的聚合,就像今日头条,或者商品类聚合,比如淘宝,包括今天的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公司,我们本质上都在运用数据。包括把原有的各种各样的生产资料数据化,数据化之后基于互联网,构建更新型的生产关系,使得这些生产力的释放能够更加充分,甚至更加的有利。

    回到工业时代,是不是这两个新生产要素的结合,也是当时创业的一个最重要的方向?好像看起来有点像。工业时代运用资本,基于企业网络构建新型生产关系,本质上是通过企业网络做跨区域的流通。农业生产运用科技,基于城镇网络建立新型生产关系,也可能是农业时代迭代的一个最重要的窗口。

    说回汽车行业。汽车行业有很多企业,没有数字化和互联网化的时候,它们生产力的释放都不是那么充分的。

    有的时候我跟汽车厂商说,你的下游是4S店的经销商集团,你可能只是跟公司产生关系,你跟公司的员工有没有什么关系?员工每天在销售做什么,生产力是不是释放到最大,你知道吗?汽车厂商说我不知道。那么销售带来的顾客,顾客也是一个生产力,你跟他有连接吗?你能激发这些顾客的生产力吗?他说我没有,我连连接都没有。

    当然在这个行业里面,我看到造车新势力里面的中国品牌蔚来,我经常问身边买这个车的人,为什么都说蔚来好?我看到一个案例,我有一个朋友买了一辆蔚来汽车,然后他推荐他身边的人买了七台蔚来汽车。这就是顾客的生产力得以被激发。但是,如果没有数字化和连通体系的话,这些生产力其实不能释放。

    所以大搜车做的第一个业务是SaaS,SaaS本质上是帮助每一个企业,帮助汽车厂商、4S店和二手车商,帮助他们建立从公司到门店、销售和顾客之间的链条,把这些生产力全部连接起来,让他们建立更加有利的生产关系。

    第二步,每个企业只靠自己,无法真正把生产力完全激发出来,它需要产生产业协作。这就需要跨企业形成新的生产关系,所以我们在SaaS平台之上还搭建了新车流通的协作、二手车流通的协作网,还有汽车流通和金融之间的协作网,开始构建产业之间的新型生产关系。

    我们去看一些已经被互联网改造较多的行业,比如服装。原来一个厂商自己设计、生产、做物流、开店、服务于顾客。今天我们会看到专门有人生产、设计、做品牌、物流,诞生了很多大体量的上市公司。而且也孵化了很多更容易去跟客户交流的网红,形成了很强的带货能力。

    因此,我觉得对于汽车行业、服装行业,甚至对于今天认知到的所有行业来讲,可能未来都会在这个方向产生变化。